<address id="jdxbx"><del id="jdxbx"></del></address>
<thead id="jdxbx"></thead>
<in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ins>
<var id="jdxbx"><noframes id="jdxbx">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progress>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i></progress><address id="jdxbx"></address>
<progress id="jdxbx"></progress><ins id="jdxbx"><noframes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del id="jdxbx"><noframes id="jdxbx"><listing id="jdxbx"></listing>
<del id="jdxbx"></del>
<ins id="jdxbx"></ins>
<progress id="jdxbx"><del id="jdxbx"><progress id="jdxbx"></progress></del></progress>

學生樂園

首頁> 學生樂園  >  法眼看世界 > 正文

《戒石銘》的由來與傳播

發布時間:2022-04-22 17:08:20 作者:殷嘯虎 來源:法治日報 瀏覽次數:

人們對《戒石銘》可能不會陌生,它是自北宋起在全國各州縣衙門外豎立的一塊石刻,上書“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十六個大字,是中國法制史和廉政史上的重要文物。但由于它最初的作者孟昶是五代后蜀的亡國之君,因而也使得它的由來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面紗。

說起孟昶,最為后人所熟知的,大概就是他的“七寶溺器”了。據歐陽修《新五代史》記載:孟昶“君臣務為奢侈以自娛,至于溺器,皆以七寶裝之”。司馬光《涑水記聞》也記載:“太祖(趙匡胤)平蜀,孟昶宮中物有寶裝溺器,遽命碎之,曰:自奉如此,欲求無亡得乎?”但也有人認為這一記載是出于政治的原因,將孟昶妖魔化,把他描繪成了一個以聲色犬馬自娛的人。宋代野史《五國故事》中就說孟昶“寢處惟紫羅帳、紫碧綾帷褥而已,無加錦繡之飾。至于盥漱之具,亦但用銀,兼以黑漆木器耳。每決死刑,多所矜減。而儉止一身”,顯然與《新五代史》的記載不同。另據《新五代史》記載:孟昶曾“多采良家子以充后宮,樞密副使韓保貞切諫,(孟)昶大悟,即日出之,賜(韓)保貞金數斤”。看來孟昶也能夠聞過則改,至少不是一個昏君。

更為重要的是,孟昶為政也頗有可稱道之處。《蜀梼杌》稱他“自襲位,頗勤于政,邊境不聳,國內阜安”。并稱贊其“戒王衍(前蜀王)荒淫驕佚之失,孜孜求治,與民休息,雖刑罰稍峻,而不至酷虐,人頗安之”。他很贊賞唐太宗李世民虛心納諫的作風,并努力仿效;他也很注意用法律手段打擊不法豪強,整飭吏治。當時一些將相大臣都是他父親的故舊,他們依仗權勢,橫行不法,奪人良田,占人家產。孟昶即位后,便將其中罪大惡極者逮捕法辦,殺一儆百。宰相張業手握軍政、財政大權,對百姓橫征暴斂,并在家中私設監獄,濫用酷刑,“蜀人大怨”。孟昶設計將他捕殺,為國除了一害。

為了督促、勉勵地方官吏奉公守法,孟昶以箴言的形式,親自撰寫了一篇《官箴》(又名《令箴》),頒發給境內各州縣,作為為官守則,這就是后世《戒石銘》的藍本。當時中原地區正處于軍閥割據混戰的狀態,后蜀偏安一隅,保境安民,致力于發展農業生產,使百姓免于戰火的波及,數十年不識干戈。

后蜀滅亡后,孟昶全家被遷往東京汴梁,當地百姓感念他的恩情,一路哭送,至犍為縣而別,此地因而被后人稱為“哭王灘”。宋太祖趙匡胤發兵滅后蜀,命呂余慶出任成都太守,專門叮囑他說:“蜀人思孟昶不忘。”由此可見,如果孟昶真是一個昏君,是不可能得到百姓如此愛戴和思念的。

孟昶所作的《官箴》共二十四句:

朕念赤子,旰食宵衣。托之令長,撫養安綏。政在三異,道在七絲。驅雞為理,留犢為規。寬猛得所,風俗可移。無令侵削,毋使瘡痍。下民易虐,上天難欺。賦輿是切,軍國是資。朕之爵賞,固不逾時。爾俸爾祿,民膏民脂。為人父母,罔不仁慈。特為爾戒,體朕深思。

其中講到的“三異”“七絲”“驅雞”“留犢”等,都是與廉政相關的典故。三異,是指東漢中牟令魯恭行德政而出現的三種奇跡,即“蟲不犯境,此一異也;化及鳥獸,此二異也;豎子有仁心,此三異也”。七絲是指古琴的七根弦,《文選》張衡《思玄賦》“考治亂於律均兮”,李善注:“《琴道》曰:琴七絲,足以通萬物而考治亂。”驅雞,即趕雞,荀悅《申鑒·政體》:“睹孺子則驅雞也,而見御民之方。孺子驅雞者,急則驚,緩則滯。”比喻做官御民要寬嚴得當。留犢,是說東漢壽春令時苗“居官歲余,牛生一犢。及其去,留其犢,謂主簿曰:令來時本無此犢,犢是淮南所生有也”。借喻居官清廉,纖介不取。因此,從內容上說,《令箴》事實上就是一篇廉政檄文,告誡文武百官要清正廉潔,克己奉公,以仁慈之心來對待百姓。

孟昶的《官箴》文筆顯然優美,但內容深奧難懂。因此,宋太宗趙光義即位后,摘取了其中“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四句,并親筆書寫,頒行天下,“以賜郡國,立于廳事之南,謂之《戒石銘》”。這就是后世通行的《戒石銘》。而頒布《戒石銘》目的,就是“使守令僚佐觸目警心,務求為良吏”。

南宋建立后,宋高宗趙構于紹興二年(1132年),親筆臨摹黃庭堅書寫的《戒石銘》,并“頒賜諸郡縣”,刻在石上,作為衙門的座右銘,“以為晨夕之戒”。紹興四年(1134年)金兵將領在接見南宋使臣魏良臣時,還專門問起此事,說路過的“所在州縣,多見恤刑手詔及《戒石銘》”,可見其影響之大。

衙門立《戒石銘》的制度也被后世所承襲。明太祖朱元璋稱帝后,明令各府州縣俱立《戒石銘》于衙署堂前的甬道中,并建亭保護,稱為“戒石亭”。到了清代,因戒石亭居甬道正中出入不便,遂改為木制或石制牌坊,架在甬道之上,故又稱為“戒石坊”。清朝雍正乾隆時的清官袁守定在其《居官通義》中說:每當自己看到衙門里的《戒石銘》,“摩挲讀之,不禁淚下,安敢以一日之長,結怨于民,以獲罪于天也”。不僅如此,《戒石銘》還對周邊國家也產生了影響。據說《戒石銘》于清乾隆年間傳入日本,桃園天皇寬延二年(1749年),日本國福島縣二本松藩王丹羽高寬將十六字碑文刻于該市霞城公園內一塊巨石上,將其作為藩政官員的行政準則,后又譜成歌曲,命政府公務人員每日上班前吟唱。



9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