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xbx"><del id="jdxbx"></del></address>
<thead id="jdxbx"></thead>
<in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ins>
<var id="jdxbx"><noframes id="jdxbx">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progress>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i></progress><address id="jdxbx"></address>
<progress id="jdxbx"></progress><ins id="jdxbx"><noframes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del id="jdxbx"><noframes id="jdxbx"><listing id="jdxbx"></listing>
<del id="jdxbx"></del>
<ins id="jdxbx"></ins>
<progress id="jdxbx"><del id="jdxbx"><progress id="jdxbx"></progress></del></progress>

學生樂園

首頁> 學生樂園  >  法眼看世界 > 正文

《茶館》里的“調解”

發布時間:2022-04-08 16:46:35 作者:李文達 來源:人民法院報 瀏覽次數:

老舍先生曾說,一個大茶館就是一個小社會。老舍筆下的裕泰茶館既是休閑娛樂場所,又是各種人物活動的舞臺,無論是上層精英還是下層市民、富人還是窮人、忙人還是閑人、漢人還是旗人,任何人都可以在這里自由地出入。人生百態和各自的悲喜生活,每天都在茶館里上演著。茶館數十年的歷程反映著社會的變遷,揭示了近半個世紀舊中國的黑暗腐敗、光怪陸離。在茶館的無數故事中,其中也不乏化解矛盾、處理糾紛的案例,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買辦馬五爺化解爭端

《茶館》的第一幕就以一場發生在清末光緒年間的糾紛開始。職業打手二德子在善撲營當差,有一天氣勢洶洶地來到茶館幫人打群架。常四爺見到這一幕,對身邊的朋友松二爺講:“反正也打不起來,真要打的話,早到城外頭去了,來茶館干啥。”這句話正巧被剛進茶館的二德子聽到,二德子走到常四爺面前說:“你這是對誰甩閑話呢?”常四爺同樣不肯示弱,于是兩人便懟了起來。常四爺說道:“要抖威風,跟洋人干去,洋人厲害!英法聯軍燒了圓明園,尊家吃著官餉,可沒見您去沖鋒打仗!”二德子聽到這句話后大怒,當場把一個茶碗摔碎,翻手抓住了常四爺的衣領,就要開打。

正在這時,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獨自坐著喝茶的買辦馬五爺大喝一聲:“二德子,你威風啊!有什么事情好好地說,干嘛動不動就要打。”只這一句話,二德子便立馬住手,恭敬地走到馬五爺面前請安,并表示自己眼拙,沒看到馬五爺在這兒,還主動付了馬五爺的茶錢。就這樣,一場將要大打出手的糾紛被馬五爺一句話化解了。在那個年月,老百姓怕官,官怕洋人,茶館里的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要敬“吃洋飯”的馬五爺三分,所以馬五爺發話二德子便只得作罷,再不敢在馬五爺面前逞強斗狠。

“調解員”黃胖子

老舍筆下的黃胖子是個四十多歲、有著嚴重沙眼且視力不佳的中年男人,他是個老好人,是茶館里的調解能手。

黃胖子在茶館中曾頗為自豪地說:“有我黃胖子,誰也打不起來。”有一日,張宅的鴿子飛到李宅去了,李宅的人不肯交還,兩家為此事產生糾紛。兩家都帶了打手到了茶館,并請黃胖子出面調解。黃胖子走進茶館后便給每個人請安,沒有絲毫的霸氣和戾氣,很容易就贏得了大家的好感和信任。經黃胖子居中撮合,張李兩家一起坐下喝喝茶,每人一碗爛肉面下肚,火氣便消了大半。這起返還原物糾紛,在“調解員”黃胖子的主持下,一天便云開霧散,兩家很快便達成和解,李宅將鴿子原物奉還,張宅對此表示感謝,雙方都有面子又沒傷和氣。

黃胖子也不是所有的糾紛都管,他主要解決一般的民事糾紛。常四爺在茶館中接連看到貧農賣兒賣女的慘狀后感慨了一句“我看大清國是要完了”,便被特務宋恩子、吳祥子帶走。松二爺求黃胖子說情,黃胖子卻說到:“官廳管不了的事,我管!官廳能管的事,我不便多嘴!”

茶館中調解的優勢

老舍筆下的茶館里人聲鼎沸,作為公共空間,所有人在這個民間場所中都有著自己的位置。這里的人高低貴賤魚龍混雜,有人被逼得賣兒賣女,也有人閑得提籠遛鳥,有人搞歪門邪道看相算命,也有人心懷壯志想著實干興邦。茶館掌柜、八旗子弟、算命先生、地主、太監、特務、貧農、巡警、逃兵、數來寶的等人物先后出場,除了通常的下棋、閑聊、聽戲、品茶、遛鳥,茶館也被用來相親、談生意、解決糾紛。作為具有糾紛解決職能的茶館,它同時代表著中立、公平、公開以及社會監督,當事人直接參與糾紛處理的程序正義亦在其中得以體現。普通百姓的生活顯現出無盡的創造力,茶館也因此承擔了一定的司法職能。

相對于舊時代的法庭而言,茶館還具有不可比擬的優勢。第一,茶館里人多嘴雜,大家又往往都是熟人,糾紛雙方都會顧及各方的面子,不至于鬧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這有助于維持良好的協商秩序,利于矛盾的有效化解。第二,整個調解過程在眾目暌睽之下,茶館的看客們不僅會對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進行議論,還會對調解的結果有所評價。這種自發形成的輿論導向同樣約束著“調解員”的調解行為,好的調解結果能夠讓雙方當事人容易接受,也能符合普通百姓樸素的正義觀。第三,茶館是個親近群眾的地方,消費不高,任何人有事兒沒事兒都可以來坐坐。茶館也不嫌貧愛富,甚至它本身就是窮人的樂土。糾紛到了這里,人們不用通過繁瑣的程序去實現正義,情理就是茶館中的正義。茶館的門時刻為每一個需要它的人敞開著,其中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糾紛的調解者和評判者。

《茶館》對于當下多元解紛的啟示

在構建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的當今中國,《茶館》中調解的事例似可以給今天的訴源治理提供諸多啟示。堅持將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從源頭上減少訴訟增量,既是發揚新時代“楓橋經驗”的具體體現,也是人民法院主動融入社會治理大格局的必然要求。

《茶館》中馬五爺出面化解糾紛,憑借的是他在眾人心目中的威望。因此,應當充分利用行業組織貼近群眾、專業性強、權威性高的優勢,牽頭調處行業內矛盾糾紛,建立基層調解為主、行業組織協同推進的新型糾紛化解體系。在矛盾糾紛多發的道路交通、物業糾紛、家事糾紛、勞動爭議、民間借貸、消費者權益保護等領域,應當廣泛開展與交警大隊、房管、婦聯、人社、商會、市場監管等部門的合作,建立常態化溝通協調機制,形成互聯互通、協同暢通的非訴訟糾紛化解體系,進一步增強矛盾糾紛調處效果。

《茶館》中黃胖子能夠順利處理糾紛,與他“接地氣”的調解風格密不可分。這也啟示我們,應當將司法服務與基層治理工作深度鏈接,始終堅持走群眾路線,整合基層網格員與人民調解員形成一線糾紛化解力量,依托網格員、調解員熟悉村居社情民意的優勢,積極參與到矛盾糾紛預防、化解工作中來,做法院深入基層的“眼睛”和“觸角”,協助法院將矛盾糾紛化解在第一線。

重新認識和審視中國的本土資源,“調解”這種中國傳統的糾紛處理方式應當被重視起來,將其改造成為適合現代社會的糾紛處理方式,這不僅可以避免移植外國法律制度帶來的“排異反應”,也能使中國傳統法律文化煥發新的活力。



9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