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xbx"><del id="jdxbx"></del></address>
<thead id="jdxbx"></thead>
<in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ins>
<var id="jdxbx"><noframes id="jdxbx">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progress>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i></progress><address id="jdxbx"></address>
<progress id="jdxbx"></progress><ins id="jdxbx"><noframes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del id="jdxbx"><noframes id="jdxbx"><listing id="jdxbx"></listing>
<del id="jdxbx"></del>
<ins id="jdxbx"></ins>
<progress id="jdxbx"><del id="jdxbx"><progress id="jdxbx"></progress></del></progress>

學生樂園

首頁> 學生樂園  >  法眼看世界 > 正文

醉打金枝

發布時間:2022-03-21 09:41:39 作者:胡藝 來源:法治日報 瀏覽次數:

“醉打金枝”這個故事講的是唐代宗之女昇平公主與郭子儀之子郭曖之間的故事。故事背景是郭子儀七十大壽,全家老少齊來賀壽,唯獨昇平公主沒有前往。郭曖與昇平公主因為賀壽的問題發生爭吵,并打了公主。郭曖說:“你就是仗著自己的父親是天子唄?我父親只是不愿當而已!”昇平公主震怒,直接進宮去告狀。代宗卻對昇平公主說:“你不知道,他說的不假。如果郭子儀想要當皇帝,這天下還能是我們家的?”郭子儀聽聞之后,捆了郭曖上御前請罪。代宗卻說:“俗語有云:‘不癡不聾,不作家翁。’他們夫妻間閨房吵鬧說的話,怎么能當真呢!”

司馬光把小兩口拌嘴的事情寫到《資治通鑒》里,其目的不是獵奇,而是證實作為臣子的郭子儀的忠貞以及作為皇帝的代宗高超的政治權謀。說者無心,但聽者未必無意。郭曖的這番言論,如果被政敵拿來扣帽子,可是謀逆的大罪。雖然代宗沒有追究這場駙馬與公主之間的爭吵,但是為了教訓兒子的年少輕狂,郭子儀回家之后杖責了郭曖。有了這次經歷,昇平公主與駙馬都成長了不少,此后二人彼此恩愛。

有唐一代,高祖-太宗時期,公主婚配對象主要是功臣勛貴子弟、關隴貴族后代以及少數民族首領。高宗-玄宗時期,公主擇偶的對象為以皇帝妻族為主的外戚集團。肅宗-順宗時期,公主多與河北諸鎮節度使、平定“安史之亂”的功臣后代及回紇首領成婚。憲宗以后,公主擇婿漸趨文學之士。昇平公主為代宗之女,即與平定“安史之亂”的功臣郭子儀之子成婚。代宗一朝,可考的公主共有18位,而真正能被歷史記住的唯有昇平公主。這恐怕不僅僅是因為戲文“醉打金枝”中的昇平公主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更是因為昇平公主深明大義。

雖然正史并無郭曖打昇平公主的記錄,可能是戲劇為了增加沖突性增加了“醉打金枝”這一情節,但我們不妨從這個情節來看唐朝的法律對于家庭暴力是如何規定的。《唐律疏議》卷第二十二斗訟第325條專門規定了毆傷妻妾條。

諸毆傷妻者,減凡人二等;死者,以凡人論。毆妾折傷以上,減妻二等。疏議曰:妻之言齊,與夫齊體,義同于幼,故得減凡人二等。死者,以凡人論,合絞。以刃及故殺者,斬。毆妾非折傷,無罪;折傷以上,減妻罪二等,即是減凡人四等。若殺妾者,止減凡人二等。

若妻毆傷殺妾,與夫毆傷殺妻同。(皆須妻妾告乃坐。即至死者,聽余人告。殺妻仍為不睦)過失殺者,各勿論。

在唐代法律中,丈夫的地位如尊長,而妻子的地位如卑幼,妻子的行為皆受丈夫的支配。唐律以“出嫁從夫”“妻卑夫尊”為原則,處理家庭和夫妻之間的糾紛。

我們可以反過來看一下,如果是妻子打了丈夫,唐律是如何規定的。《唐律疏議》卷第二十二斗訟第326條“滕妾毆詈夫”規定:“諸妻毆夫,徒一年;若毆傷重者,加凡斗傷三等;(須夫告,乃坐)死者,斬……過失殺傷者,各減二等。”夫妻之間的暴力行為,都須告訴才處理,不告不理。

誠然,昇平公主是否被打我們無從得知,是否被打傷更是無從查證。但從唐律的規定不難看出,即便是在女性社會生活地位較高的唐代,男女不平等不單純是一種社會現象,還被寫進了律法里,成為一種法律制度而被確定下來。女性在婚姻生活中遭受家庭暴力時所能尋求的法律保護相較于男性來說仍是十分有限。



9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