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xbx"><del id="jdxbx"></del></address>
<thead id="jdxbx"></thead>
<in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ins>
<var id="jdxbx"><noframes id="jdxbx">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progress>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i></progress><address id="jdxbx"></address>
<progress id="jdxbx"></progress><ins id="jdxbx"><noframes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del id="jdxbx"><noframes id="jdxbx"><listing id="jdxbx"></listing>
<del id="jdxbx"></del>
<ins id="jdxbx"></ins>
<progress id="jdxbx"><del id="jdxbx"><progress id="jdxbx"></progress></del></progress>

學生樂園

首頁> 學生樂園  >  一家之言 > 正文

加強復合人才培養,助力數字經濟健康發展

發布時間:2022-06-20 14:52:08 作者:熊璋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 瀏覽次數:

2021年10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中指出,數字經濟事關國家發展大局。2022年1月12日,國務院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的通知》,規劃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0%,力爭形成統一公平、競爭有序、成熟完備的數字經濟現代市場體系,數字經濟發展基礎、產業體系發展水平位居世界前列。數字經濟的發展以創新為引領,以人才隊伍建設為保障,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數字經濟健康發展關乎“兩個大局”

數字經濟是時代發展的產物。信息科技的發展,包括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相關科學技術的發展,為數字經濟的發展奠定了技術基礎。數據成為和資本、勞動力和技術相提并論的驅動社會經濟發展的關鍵生產要素;互聯網和物聯網是數據產生和流動的主要平臺;云計算提供了海量的數據存儲空間和便利的超級算力;人工智能把數據應用到極致,賦能和創新了技術服務于社會發展、經濟發展和科技發展的模式;區塊鏈則對于維護經濟高質量發展、提升治理現代化水平具有重要意義。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大力發展以數據要素為核心的數字經濟,不論是通過新基建打造數字經濟發展的基點,還是利用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都是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的過程。5G、電子商務、電子支付……我國不斷通過探索創新取得跨越式發展和先發優勢。

實踐證明,數字經濟發展是國家的戰略定位,是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的戰略決策,是深刻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發展趨勢和規律的戰略部署。同時,數字經濟發展正在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影響著全球化的進程。中國一直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積極推動力,中國數字經濟發展進入快車道的同時,一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推動世界各國共同搭乘數字經濟發展的快車。

數字經濟的發展急需復合型人才

數字經濟具有多種特征,推動數字經濟發展需要復合型人才。

數字經濟的高創新性具有典型的時代特征。數字經濟的發展以數字科技的發展為基礎。數字科技本身就是一個高速發展的門類,科學原理、技術突破和應用普及比其他學科門類發展更加迅猛,僅以芯片為例,每18個月處理能力翻番,而成本減半。我國在數據規模和應用場景上已經具備全球優勢,但是我們還需要掌握更多的自主可控的技術和原始創新。很多的創新都不是局限在一個行業或學科的,絕大多數的創新發生在交叉的領域。

數字經濟的強滲透性具有強大的融合特征。數字經濟的發展在孕育各種新的經濟模式問世的同時,也滲透到傳統經濟模式的各個環節,改造和賦能傳統經濟模式,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發展。數字科技在加速產品更新換代的過程中,不僅僅是改造生產線,使用機器人而已,同時會滲透到產品設計、原材料選用、零部件生產、物流等各個環節。數字經濟不僅僅是提供數據流,還可以優化技術流、資金流、人才流、物資流,優化資源的配置,提高生產的效率。

數字經濟的廣覆蓋性具有持續的浸潤特征。網絡承載了互聯網、數以億計的終端和形形色色的小應用,不斷鏈接上個人對個人、個人對企業,個人對平臺、企業對平臺,平臺經濟應運而生,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一個新形態,平臺經濟在提供老百姓消費的同時,也培育了成千上萬的企業,成為供給和消費的紐帶。因此,數字經濟更加容易覆蓋更廣泛的地區,促進邊遠地區的生產、流通和消費。數字經濟能夠更高效實現跨界發展,打破時空限制,延伸生產和消費,甚至促進國內外經濟循環。

要保障數字經濟的高創新性、強滲透性、廣覆蓋性,我們需要更多的符合時代發展要求的復合型人才。適合數字經濟發展的復合人才應該具備正確的價值觀、必備的品格和關鍵的能力,他們的知識和訓練應該覆蓋兩個或更多的門類,比如計算機科學+工業制造、信息科技+管理工程、大數據+金融、人工智能+貿易、區塊鏈+醫藥衛生、網絡工程+物流。此外,復合人才包括上述的學科專業的復合,還應該包括科研與產業的復合、工程與管理的復合、政務與科教的復合、研究與應用的復合。

站在國家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和人才戰略的高度,我國需要大量的復合人才加入國家的建設,加快復合人才的培養成為當務之急,未來的需求還會持續不斷增長。

加強復合人才培養,是教育的擔當

為國家培養輸送更多高水平的復合人才是教育的擔當。2021年12月6日,教育部發布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關于印發了《交叉學科設置與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管理辦法”明確了交叉學科的建設方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設立了交叉科學部也展示了對交叉學科發展的支持力度。“交叉”和“前沿”常常一同出現,反映出交叉的前沿性和前沿的交叉性。數字經濟的發展恰好具備交叉和前沿屬性,交叉學科是復合人才培養的新平臺。科學上的新理論、新發明的產生,新的工程技術的出現,經常是在學科的邊緣或交叉點上,重視交叉學科將使科學本身向著更深層次和更高水平發展,在這種平臺上培養出來的就更加具備復合人才的特質。

因此,大學在人才培養上應該更加重視鼓勵學院間的合作,激勵學科間的合作,在招生、培養模式上加大創新力度。大學應該對青年學子提供更多的交叉學科和雙學位培養平臺,吸引更多的青年學子進入跨學科的空間,成為復合人才的后備力量。在雙學位的培養方案中,要努力擯棄主從的禁錮,解放思想,真正實現從交叉到融合,不斷優化,完善各種雙學位的培養方案。在雙學位的培養過程中,要從實驗班的小范圍選拔實驗,過渡到更大規模的復合人才培養模式,培養出更多的復合人才,為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打造一支源源不斷的主力隊伍。



9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