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xbx"><del id="jdxbx"></del></address>
<thead id="jdxbx"></thead>
<in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ins>
<var id="jdxbx"><noframes id="jdxbx">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i></progress>
<progress id="jdxbx"><i id="jdxbx"></i></progress><address id="jdxbx"></address>
<progress id="jdxbx"></progress><ins id="jdxbx"><noframes id="jdxbx"><address id="jdxbx"></address><del id="jdxbx"><noframes id="jdxbx"><listing id="jdxbx"></listing>
<del id="jdxbx"></del>
<ins id="jdxbx"></ins>
<progress id="jdxbx"><del id="jdxbx"><progress id="jdxbx"></progress></del></progress>

學生樂園

首頁> 學生樂園  >  一家之言 > 正文

青少年“偶像觀”變化令人欣慰

發布時間:2022-06-09 09:42:56 作者:李思輝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瀏覽次數:

有機構近日對1560名14至35歲青少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8.5%的受訪青少年對科學感興趣,93.7%的受訪青少年表示會以科學家為人生榜樣。而同期另一項研究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北京中小學生的十大偶像選擇中,科學家位居榜首,比排名第二的影視明星比例高出1倍以上。

從前些年有機構調查顯示“超9成孩子將娛樂明星當作自己的榜樣和偶像”進而引發社會擔憂,到如今“超9成青少年以科學家為榜樣”“科學家成為青少年‘第一偶像’”,盡管調查統計的主體、方法不同,但如此明顯的反差依然很能說明問題:近些年青少年的“偶像觀”的確在悄無聲息發生深刻變化。越來越多青少年認識到,相較于一夜成名的所謂“明星”,那些埋頭苦干、艱苦研發、經世濟民的科學家更有“偶像價值”。這真是一種令人欣慰的變化。

偶像是理想的自我、心中的未來。個體崇拜什么樣的偶像,暗示著自己想要成為什么樣的人;群體推崇什么樣的偶像,對應著時代的價值標準。為什么人們對一度甚囂塵上的“明星崇拜”憂心忡忡?因為曾經一些演藝明星給孩子們傳遞的是“拜金主義”“娛樂至死”“一夜成名”等錯誤的價值引導,一些網紅主播渲染的是“奢靡消費”“一夜成名”等消極的行為示范。如果那樣的價值觀被當成時尚、奉為標準,我們怎能不為下一代憂心?

從李四光、錢學森、錢三強、鄧稼先等一大批老一輩科學家,到陳景潤、黃大年、南仁東等一大批新中國成立后成長起來的杰出科學家,我國一代代科學家埋頭苦干、創新創造、攻堅克難,“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為科技進步、民族富強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身上散發著理想之光,他們才是這個時代最閃亮的星。

還記得2019年9月,“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出席湖南農大開學典禮時,引得學校“萬人空巷”,校園秒變“大型追星現場”,這樣的偶像崇拜才有時代意義;還記得鐘南山等專家到高校演講,受到空前歡迎,這樣的追星故事才打動人心;還記得屠呦呦獲諾獎后,很多學子因之激蕩起科學濟世的理想,這樣的榜樣激勵才有持久回響……科學家成為下一代的榜樣,成為被追捧的對象,實際上是一種主流價值觀的回歸。對此我們既要樂見其成,更要積極推動、促其深化。

科學家的嚴謹認真決定了他們習慣于埋頭苦干,往往不注重、不愿意主動宣傳;而一些明星藝人熱衷于光鮮亮麗、引人奪目,甚至炒作話題、吸引關注。打撈科學家的故事,傳播好科學家的精神,把科學家可親可愛、生動活潑的一面展現在人們面前,是媒體、科技部門、教育部門的責任。進一步打通青少年與科學家近距離接觸、參與科學研究的渠道,是“明星般互動”的需要。大力弘揚科學家精神,讓科學家經常性地“上頭條”“上熱門”,相關部門在制度上應有更多安排。

科學家成為青少年“第一偶像”只是第一步。讓“第一偶像”成為導師、榜樣、示范,榜樣身上“看得見的哲理”,才能轉化為指引后學不斷投身科學、創新創造的生生動力。



9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热线